羅斯柴爾德的“拉菲珍寶”突圍“拉斐”——集佳代理“拉菲珍寶”商標駁回復審案件二審勝訴

發布時間:2019-03-28 瀏覽次數:370 返回

  基本案情

  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以下簡稱“拉菲酒莊”)有兩款享譽世界的葡萄酒——“拉菲古堡(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和“拉菲珍寶(CARRUADES de LAFITE)”,在中國又分別被稱為“大拉菲”、“小拉菲”。拉菲酒莊雖然早早地申請注冊了英文標識“LAFITE”,卻沒有將相應的漢語翻譯包括“拉菲”、“拉斐”同時進行注冊,導致“拉斐”在2002年被一個香港注冊的“法國拉斐爾葡萄酒(亞洲)有限公司”搶注;由于對方申請時間較早,拉菲酒莊一直訴到最高院都未能將“拉斐”宣告無效。而這個“拉斐”注冊商標,卻成為了拉菲酒莊尋求注冊“拉菲”等中文商標的阻礙。

  2015年6月,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向商標局申請注冊“拉菲珍寶”商標,指定商品為33類“葡萄酒”等商品。2016年5月,商標局引證包括“拉斐”商標在內的五枚商標予以駁回(其他四枚商標在案件進行中已確認無效)。拉菲酒莊向商評委提起駁回復審,商評委認定“申請商標與引證商標文字構成、呼叫相近,兩商標并存于市場易使消費者混淆誤認商品來源,已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

  集佳代理拉菲酒莊上訴至法院,一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和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均判決撤銷商評委裁定,認定申請商標“拉菲珍寶”與引證商標“拉斐”不構成近似,共存于第33類“葡萄酒”等商品上不易引起相關公眾對于商品來源的混淆誤認。

  在涉及商標近似的駁回復審案件中,如果無法通過撤銷、轉讓、共存等方式克服引證商標障礙,或存在引證商標權利人注銷等特殊情形,90%以上的駁回復審裁定都會被維持,那么本案是如何突破的呢?

  本案復審商標“拉菲珍寶”能夠成功突圍引證商標“拉斐”,一方面是代理團隊舉證基礎商標“LAFITE”及申請商標的使用獲得了穩定的市場秩序;另一方面是綜合運用在先判例確認的事實,包括“拉斐”與“LAFITE”不近似(最高院裁決),“LAFITE”與“拉菲”形成穩定的對應關系(最高院裁決),“拉菲”已經在先獲準注冊(北京知產判決),“羅斯柴爾德男爵拉菲”與“拉斐”不近似(北京高院判決),最終獲得兩審法院的支持。

  案件焦點

  本駁回復審案件的爭議焦點是申請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構成近似商標,共存于市場上是否容易引起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

  從發音呼叫上看,“拉菲珍寶”與“拉斐”確實構成近似,但是,判斷商標是否可以共存于市場上的落腳點應當在于是否容易引起相關消費者的混淆誤認。本案中,一審和二審法院考慮到申請商標的顯著部分“拉菲”商標經過長期的使用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相關公眾對于其商品來源主體已經形成較為穩定的認知,能夠與同類商品的經營者相區分。因此認定,即使“拉菲珍寶”與引證商標“拉斐”在讀音上相同或近似,二者共存于“葡萄酒”等商品上也不易引起混淆誤認,申請商標與引證商標未構成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

  集佳在代理本案的過程中,不僅向法院提交了在先判決和大量使用及知名度證據,證實“拉菲珍寶”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已經形成了穩定的市場秩序,能夠與引證商標相區分;還通過在先生效判決確定的事實,包括“拉斐”與“LAFITE”不近似(最高院裁決),“LAFITE”與“拉菲”形成穩定的對應關系(最高院裁決),“拉菲”已經在先獲準注冊(北京知產判決),“羅斯柴爾德男爵拉菲”與“拉斐”不近似(北京高院判決),對復審商標與引證商標不近似進行了嚴密的論證。兩審法院綜合考慮以上在先生效判決認定的事實以及既有的市場格局,得出了兩枚商標不構成近似,共存不會引起混淆誤認的合理結論。

  典型意義

  本案的典型意義在于,在駁回復審案件中將申請商標的知名度納入判斷商標近似性及是否容易引起混淆誤認的考慮范圍之內。在以往的案例中,鮮少能夠在駁回復審案件判決中看到認定申請商標已經形成了“既有的市場格局”這樣的表述,更多的是就標識本身進行近似性審查。但商標的知名度與商標標識本身就是一體兩面,難以完全割裂,相關消費者在識別商標時也會將其知名度作為其判斷商品及服務來源的標準之一。因此,在審查商標近似性時,將商標在其申請日之前的知名度證據納入考量因素是客觀公正且符合實際的。

下一篇:兩法國“拉菲”終分勝負,LAFITTE二審被確認無效 上一篇:“奧普”重拳打擊惡意注冊,實現馳名商標跨類保護

相關人員

湖北快三投注